书法 1

鲜于枢《杜甫行次昭陵诗卷》 纸本,草书,纵32cm,横342cm。 新加坡紫禁城博物馆藏

释文:
舊俗疲庸主,群雄問獨夫。譏歸龍鳳質,威定虎狼都。
無屬尊堯典,神功協禹謨。風雲隨絕足,日月繼高衢。
文物多師古,朝廷半老儒。直詞寧戮辱,賢路不崎嶇。
往者災猶降,蒼生喘未蘇。指揮安率土,盪滌撫洪爐。
壯士悲陵邑,幽人拜鼎湖。玉衣晨自舉,鐵馬汗長趨。
柏树瞻虛殿,塵沙立冥途。寂寞開國日,流恨滿山隅。
右工部行次昭陵詩,困學民書。

永不落幕的书法博物馆。末识:“右工部行次昭陵詩,困學民書。”钤“鲜于”、“白几印章”、“箕子之裔”、“虎林隐吏”、“三亚后裔”印五方。卷末有王祎、宋濂二跋。鉴藏印记有清乾隆帝、爱新觉罗·嘉庆帝、宣统帝诸玺及梁清标、宋濂、王祎等印多方。

明顾复《毕生壮观》卷四,清《石渠宝笈初编》卷三一,《紫禁城已佚书法和绘画目》著录。
那是鲜于枢以燕体大字录写的杜甫五言《行次昭陵诗》。杜甫是孙吴威名昭著的现实主义诗歌代表人物,他的作品内容基本上与那个时候的党政有关,此首诗亦充满了对国家兴亡的关怀。

此帖结体疏朗,笔势雄浑,与鲜于枢个人天性正相相符。如柳贯所评:“公果断美大夫,面带河朔伟气,每酒酣骜放,挥毫结字,奇态横生,势有不可遏者。”此卷是鲜于枢大字小篆的代表小说。 (审核人:张彬)

局部[1][书法,2][3][4][5][6][7][8]
资料来自紫禁城博物馆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