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云收徒记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唐云(1910-1993),学名侠尘,号药城、药尘、药翁、老药、大石、大石翁。浙江杭州人。自1938年迁居上海,先後在新华艺术专科学校、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任教,後弃教职专事创作,期间曾多次举办个人画展或参加联合画展。1949年後供职于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上海中国画院。善画花鸟、山水,尤以兰竹著称,取法八大、石涛、金农、华嵒、沈周等。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上海美协副主席、中国画研究院院务委员、西泠印社理事、上海市文管会委员、上海中国画院画师和代院长、名誉院长。出版有《唐云花鸟画集》等多种画册。

艺术家,唐云不但是上海画坛大家,也是文物鉴定家,喜欢收藏石壶、古砚、碑帖、字画等,而且心系美术教育事业,热心培育新才,慕名而来拜师者不少,也有他自己相中收为弟子的,苏州书画篆刻家、古玩鉴赏家钟天铎就属于后者。

上世纪80年代,由于苏州离沪上比较近,又素有上海后花园之称,所以那时上海中国画院的画家们常到苏州采风写生。1983年仲春的一天,朱屺瞻等一批画家由唐云带队又一次到了苏州,下榻南园宾馆。第二天上午,唐云正欲外出,常熟书画家曹大铁突然造访,指着同来的钟天铎说道:特携此后生前来求教各位海派名家。唐云见钟天铎怀中抱着画轴,顿时来了兴趣,操着浓重的杭州口音说:能否让我看看?钟天铎边打开画轴边说:请多指教。唐云当时就明白眼前的花鸟画就是这个前来拜访的后生所绘,细看画意、气息、用笔、题款后,他脱口称赞道:画好,字好!画上的印章是谁刻的?钟天铎答道:自制。唐云点头微笑说:印也刻得不差,继续努力,画出些名堂来。随后,几个人又随便聊了几句,曹大铁和钟天铎就告辞离开了。

这次见面虽然短暂,但唐云对钟天铎的印象颇深,却也心存疑惑:一个刚过不惑之年的人,又遭十年动乱,根本没有多少机会接触书画,怎么会书、画、印都有如此功底?爱才、重才、惜才的唐云决定亲自去探探究竟。次日晚上,唐云带上儿子唐逸览,在曹大铁等人的陪同下到了钟天铎家。不巧的是,钟天铎正在单位上夜班,唐云感到有些失望,忽然看见屋中的桌上放着一尊造像,拿起一看,他的双眸中满是惊喜:从造像背面凿款及足部铭文判断这应该是北魏造像!惊喜之余,唐云问钟母:这造像是祖上传下来的吗?钟母答:是天铎觅来的。他从小就喜欢古玩,像着了迷一样。

返回的路上,唐云连连称奇:一是他对造像颇为喜爱,先后收藏南北朝、隋、唐各时期造像七尊,独缺北魏造像,今日巧遇,可谓缘分;二是钟天铎这位后生不但书、画、印兼擅,还与自已一样酷爱古玩,又是缘分。

这次出访,唐云虽然没有见到钟天铎,但心中更加有底,决定收其为入室弟子。大约半月后,经过一位常熟画家电话告知,钟天铎得知唐云有意收自己为弟子,异常兴奋,当即拿上那尊北魏造像,租了辆汽车直奔上海。到了唐家楼下时,唐云在楼下等了半个多小时,没有等到人,已经上楼去了。等到钟天铎进屋之后,唐云握着他的手说:蛮好,蛮好。钟天铎欲叩头行拜师礼,唐云急忙拦住说:免了,免了。你的造像我收下,其余一切皆免。说完,他转过身对曹大铁等人说:天铎留在我家吃饭,你们外面吃。曹大铁嚷嚷道:好你个老唐,我刚荐学生给你,你一脚就把我踢开了。唐云笑答:家中难以招待,望老友见谅。大家哈哈大笑,也都为唐云收到自己满意的弟子而高兴。

唐云与钟天铎的师生情缘前后延续了十个年头,他对钟天铎格外看重,几乎拿出自己珍藏的所有轻易不露的历代名家书画让钟天铎观摩,尤其是八大、石涛、金农等人的作品。对于钟天铎的篆刻,唐云曾多次给予鼓励,如称赞钟天铎的篆刻跳出时下常人窠臼,从秦汉篆法入手,别开生面,自成面目。唐云珍藏有八把曼生壶,曾嘱托钟天铎为其治印八壶精舍。熟悉唐云的人都知道,他本人就是治印高手,选印十分严格,然而他却很喜欢钟天铎为他治的这枚印,在自己晚年的画作上常钤盖此印。这是唐、钟二人师生情缘的生动演绎,也是唐云对自己的这位弟子发自内心的褒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