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双喜(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

五十多岁的李光第一次举办个人画展,我个人觉得这有一点点像出土文物。在今天这样的画家已经很少了,今天的画家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己,可能一年要办好几个展览,像他这样几十年下来办一个展览,在今天确实很稀少,这说明他把艺术确实当艺术,而不是当一个工具,或者当一个生意。我们今天很多人把绘画就是当做一个饭碗,画家把艺术当一个生存的职业,李光是把艺术当成他的生命。我看他盖房子那个执着劲,真有一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劲儿,看起来好像有点偏执,但实际上艺术界现在缺的是这种倔劲,我们现在的艺术有不少一看就是八面玲珑、四方讨好,各方面都很巧、很漂亮,是一些画面中很好看、很漂亮的画,李光的画在某种意义上不是特别漂亮的画,它里面有一种苦涩的、强悍的,有这样的精神在里面。我觉得他的画,特别是国画,不是现在流行的大陆画,它是一种艺术家个人对自然的一种理解和把握。在今天油画和中国画都画,而且都画的很好的画家确实不多了,你像吴冠中他早期画油画,后半期以中国画为主,现在的画家受专业限制,包括在我们学院(中央美术学院)里面,现在国画专业的教师基本上不去看油画的展览,只看国画的展览,其他的都不看,这就把自己的艺术太局限了。其实像黄宾虹当年,别人说他的作品里面有印象派的东西,他笑而不语,但是他说:我们应该敞开怀抱,迎接世界的到来。其实黄宾虹的作品里头跟西方印象派有一种精神上的沟通,不是拘泥于一个具体的形象是不是像什么,而是注重精神的表达。其实像李光这样的艺术家对传统文化有很执着的追求,你看他的书法,每天都不间断,但他又受到油画和学院的训练,在中央美院油画研究生班学习了两年,他这样的艺术其难度是很大的,因为代表中西文化的油画和中国画是两个画种,而两者的融合是跨画种之间的一种融合,因此特别困难,很多涉猎于此的艺术家最后往往就不伦不类了,所以在山东这个地方有很多优秀的国画家,也有很多优秀的油画家,但是像李光这样交叉地去理解中国画和油画,我个人觉得他应该是属于大器晚成这一类的,难度很大。所以说我对他的未来还是抱有很大的期待和充分的信心,毫无疑问他会在未来呈现出更加辉煌的具有学术价值和前沿性的艺术作品。

赵力忠(曾担任中国国家画院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画研究》编审):

我把李光称为具备三类能力的画家,第一,我认为他是学院派的画家,他是属于学院的画家,我为什么要这么称呼呢?因为他是比较典型的一种学院性画家,他的作品具有很高的学术性,学术价值非常高。第二,我把他称之为素质型画家,他是一位具有很好艺术素质的画家,这种素质既包括他的功力,也包括他的才气。我感到他的基础确实很扎实,很有才气,最难能可贵的是他把基础和才气很好地结合起来了,并且把这二者结合的很好。第三,我说他是一个全能的画家,他的油画、中国画,还有设计都搞的很好。从手法上来说,他既能够搞写实的,还能够玩写意的,还能够搞变形的,更能够搞抽象的,这也说明了他的一种能耐,他的能量是很大的,所以我把他称之为全能画家。李光他经历着艺术,控制着艺术,把握着艺术,体现了艺术,他在艺术上不仅仅是一路走来。别看他个子不高,体重也比较轻,看似瘦弱,但心里却很强大。这个展览既是前面他经历绘画的一个小结,更是他下一步经历绘画的一个开端,他有后劲,他有这个能量,他的能量很大,下一步一定会取得一个很大的成绩。

刘士忠(人民美术出版社综合编辑室主任):

电竞外围投注 ,学院美术30年沵谷李光经历绘画展【电竞外围投注】。前期李光在我们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个人画册《学院美术30年沵谷李光经历绘画》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按照我们人民美术出版社的这个规矩,你不管是哪一个有名的画家,出画册要把作品的样子给我们看一下,看到李光的作品图片我就大吃一惊,画的确实非常非常精彩,是我在编辑生涯中少见的优秀画家。他中西兼占,中国画、西画都画的非常好。他的油画的一些笔触,从中国传统的书法里面获得了非常多的营养,另外他的油画也给他的国画带来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意味。我觉得山水画写生,当年李可染、张仃那一代画家的山水写生追求的是对自然的那种贴近、向往,追求形似更多一点,那么李光呢,我觉得他是在注重大形的基础上,更多地追求一种情感的、主观的东西,而且他的写生的现场感非常好,一点不做作,非常随意,他这种写生对现在的中国画,尤其目前山水画的写生有一个非常好的启迪。

李广元(山东艺术学院教授,山东高校重点学科带头人,硕士生导师):

我和李光可以说是神交三十年,我觉得三个字可以说明他的状态,李光是一个大画家,作为大画家他基本上实现了一种生命灵性内继外延的一种艺术状态,和艺术形式上返本独化这样一种可喜的艺术状态,所以说,单纯地用学院派是没办法包容他的状态的,虽然他出自学院。我之所以认为李光是一个大画家,是因为他实现了感性和理性的互动状态,也就是情理互动,内外相分的状态,所以说在他的生命过程中有磕磕绊绊,有时处在一种偏执的状态之中,而恰恰就是因为他这种偏执才没完全被学院派所俘获,所以从学院派走出来以后,他形成了一个个性的、独化的,属于自己的艺术语言。

梁文博(山东艺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

李光先生是我们的老朋友,我觉得他富有才华,他是一个有才华的人。画画需要天赋,他什么都学,什么都能体现出一种灵性,这是最关键的。李光是一个很值得佩服、很用功的人,他能画那么多画这很难得,他还是个能力很强的人,方方面面他都行,包括书法,不管西画、国画、书法,他干哪样就明白哪样,这不简单。看他的画就看出来了,他整天琢磨,就干这一件事,他的艺术没有功利感觉,一步步走来,自然就成为了大师。从他的积累就看出来了,他能画那么多画,他不成大师才怪呢!我觉得他还有很大的潜力,他底子太厚了,你看他的书法底子、他的素描底子、他的色彩底子,包括他的国画底子,从现在开始把他的积累、他的智慧从新梳理一遍,再一步步地往前走。就是说把他那些中西方的各种营养消化一遍,从新梳理一遍,我觉得下一步能出更好的作品,希望李光先生我的老朋友应该是往前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