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友声,原名关际颐,字友声,号嘤园主人,清光绪三十二年三月二十五生于济南城北的洛口镇。关家世代经商,到关友声的父亲关呈麟一辈时已成为当时济南的三大盐商之一。因此,关友声家境非常富有而且家中藏有大量名家字画,这些为关友声以后走上艺术之路奠定了丰厚的物质基础。

关友声学习绘画本是出于无意,他幼年早孤,同其长兄关松坪一同居住。七岁时入家塾与其长兄关松坪、族兄关贡起师从宿儒杨谦斋学习四书五经。关松坪非常喜爱绘画,经常于课下研究,甚至废寝忘食。关友声见后,也取来笔墨信手涂鸦,没想到其兄见后大为惊奇,认为不同凡响,日后必将超出自己之上。就鼓励关友声学习绘画,当时关友声只有十二岁,爱好广泛,对绘画时作时辍,不肯下苦功夫,直到十六岁时才专心致力于绘画。此时,杨谦斋先生病故,关友声又崇尚新学,于是,从洛口移居到济南城内鞭指巷,从王吉甫学英语,从王香荪学文史。在从二王学习外语、文史之外,关友声还广交书画文人,如丁佛言、宝佩之、胡伯年、萧大庸、周焘、胡涛、姚鹏图、郁巨川等。与他们为友,关友声书画兴趣大增,课余时间书画不辍,技艺大有长进,以致小有名气。为了开阔视野,关友声于1921年春天随其兄关松坪、族兄关贡三到北京去参观访友。在京将近一个月,除参加故宫,游览三海等名胜外,主要走访了在京文人墨客,如画家吴待秋,诗人陈散原、清遗老陈宝琛,郑孝胥、桐城派散文家吴秋晖先生等。

关友声的名字取自《诗经》中的嘤其鸣矣,求其友声,他的一生也的确是在与朋友的交游唱和中度过的。1928年,关友声从山东大学国学系毕业,随后去北京正式拜吴秋晖为师,学习诗词歌赋,在京住约一年,才返回济南。为他以后的诗词创作做了很好的铺垫。1930年,关友声在北京结识了著名画家黄宾虹、齐白石、张大千、于非闇、惠孝同、张伯驹等。其中与张大千最为莫逆,二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当时,张大千经常往返于京沪两地,途中经过济南,便常来关友声处小住。每次关友声都热情接待,两人关系非常融洽。1935年冬,张大千带弟子何海霞到济南游玩,住在关友声的嘤园,关友声同其朝夕相处,谈诗论画,互倾肺腑,关友声将家藏历代名作拿出来给张大千鉴赏,张大千见到喜爱的就伏案临摹,并将随身携带的全部石涛珍品拿出来给关友声临摹。张大千临摹嘤园藏画传于世的很多。其中,1983年6月,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张大千先生画展》中,有一幅没骨山水画,就是摹自嘤园。其上有题曰:非山非石极苍凉,绝顶寒泉沁上方,北顾长淮流不尽,沉沉钟声隐扶桑。清湘没骨传世绝少,大风堂只册子五页一小卷耳。此临历下关友声君藏者,戊寅夏,蜀郡张爰。1938年,关友声到北京去看望张大千,二人同起居达半月之久。离别时,张大千将其所藏高风翰画赠郑板桥的花卉卷赠送给关友声,以古人交往喻二人之友谊。卷末,张大千题云:戊寅夏五,与友声道兄重遇故都,去去年历下之游,又一年矣。劫后无恙,相顾忻然,不知明年,又在何处?出此为赠,以为他日相见之养,为共一笑也。爰。1948年,张大千到印度去讲学,此后二人再未相见。

1935年,关友声到湖南、湖北、南京、苏州等地游学,并到黄山去写生。此行他得以同吴湖帆、徐悲鸿、傅抱石、刘海粟、谢稚柳、陈之佛、李毅士等结识为友。他们在一起切磋技艺,互采所长,关友声从中受益匪浅,画艺大增。这一年,《关友声画集》问世,这是关友声一生唯一的个人画集,可惜已遗失不得见。老舍先生为其画集作了序。关友声与老舍相识于1931年,那时,老舍受齐鲁大学聘请来济南任教,关友声在齐大国学研究所从事古籍整理工作,二人一见如故,两家又相距很近,便常相往来。老舍经常到关家来看关友声作画,并同其下棋、谈论书画诗词等。老舍先生还曾赋诗一首来称赞关友声的绘画艺术:覃思画境秀如初,敛尽锋芒绘浅愁。墨末到时神远瞩,笔留余意树微羞。山从心里生去气,露在毫端滴石头。俱是空灵诗韵味,天边语响落轻舟。老舍还写过《介绍两位画家》的文章,这篇文章是写在关松坪、关友声文章与绘画作品前的序言,文中介绍了老舍同关家两兄弟的亲密关系以及关家兄弟的冶艺之事。老舍同关友声的亲密关系一直保持到解放后,文革期间,老舍在北京挨批斗,关友声也受到牵连。

关友声自幼爱好广泛,善文、善奕、善画、亦喜好戏曲,是戏曲行家。他有很多戏曲界的朋友,如程砚秋、梅兰芳、俞振飞、裘盛戎等,关友声与裘盛戎是挚友,裘氏49岁生日时,关友声曾撰联祝贺:盛寿多彩,万家竞歌赤桑镇,戎辰并光,千户争唱白良关。裘盛戎的弟子方荣翔曾奉师命跟随关友声学习诗画,关友声也曾为其撰联:荣光焕发白额虎,翔气活似黑旋风。

关友声一生以从事艺术为主,更以教授艺术为乐事,为传播艺术而不懈努力。20世纪30年代,关友声与其兄关际泰一起创办了济南国画社,从事艺术教育3年,前后有学生50多人,至抗日战争起才解散。其间,关友声写了《山水布局谈》、《国画题跋谈》供初学国画者用。继后,关友声又创办齐鲁画社,主编《艺术周刊》,介绍艺术之事。1945年执教于济南南华学院,教授诗词及书画题跋与欤式学。还曾在湖南师范学院任教,一年后归。1959年执教于山东艺术专科学校,任国画系副主任,直到逝世。关友声热爱教育事业,对待学生竭心尽力,谆谆诱导,师生融洽,亲密无间。他授课时,言传身教,频频做示范,他的学生无不存有他的书画墨迹,大都是关友声上课时的课徒画稿。刘曦林在《嘤其鸣矣,求其友声》一文中,回忆关友声说:关先生爱生如子,平易近人,我们都称他关老。60年代初,我在艺专读三年级的时候,关老教我们书法和山水。但先生不单单授书画之学,还教我们吟诗,带我们打太极拳,给我们讲美术史。记得他作过一次《国画与京剧》的讲座、讲到得意处,或唱或演,博得满堂喝彩,后来由我整理成文章发表在《艺术学徒》上。今日思来,关老当年谆谆教诲的是民族艺术的综合性,给我们铺垫的是全面修养的基石,引领我们的是一条造就艺术家的正道。在刘曦林他们毕业的时候,关友声几乎为每位同学题写了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八个大字。其用心良苦可见一斑。关友声待学生如亲子,从不自高而排他,见学生艺术风格近于某人者,就设法为之引介,如见欧阳秉森画风近于傅抱石和李苦禅,一得到机会,就使欧阳秉森同傅、李二人认识,同时还使其结识惠孝同、秦仲文等先生。于太昌画风近于李可染和黄宾虹,关友声不但不禁止还设法为之引见李、黄。关友声这种良好的师德,使其学生们无不怀念他,曾有四十多人送他诲人不倦匾额为其祝寿。

关友声好交朋友,更好济人所急、乐善好施。朋友若有难,他必尽心尽力帮助,如李苦禅受张金铎迫害,落难北归,路过济南,带领其子李杭兄弟来到嘤园。关友声热情接待,请医生来给李杭之弟治病,并为其雇请奶母抚养,直至病愈。后李苦禅坚持离去,关友声才礼送他们进京,并赠银元百饼以济李苦禅之急,李苦禅终生都不忘其恩惠。再如济南名士左次修,家境贫寒,无以为养,关友声就让他们来嘤园居住,推衣让食,亲如一家人;金棻先生,老年无人照顾,关友声为之四处奔走呼吁,政府才将其安置在省文史馆,使其不但可以为社会发挥余热,更使其得以安度晚年。傅抱石之子傅二石在山东艺专读书时,傅抱石写信给关友声嘱其严教傅二石,对于老友之子,关友声自然给予多方照顾。社会动荡,老百姓生活困难,鉴于此,关友声十几年不向租种他家田地的人家收取租金,土改时他主动让夫人把十田地交给国家,受到当地群众的好评。

新中国成立后,关友声思想进步,热心于社会主义艺术的教育事业,并积极参与社会事务。如,参加各种公益画展,举办多种形式的艺术讲作等。因广泛良好的社会影响,关友声被推举任山东省人大代表、省政协委员,山东美协常务理事等职务。正当关友声满腔热血,为社会主义艺术事业鞠躬尽瘁的时候,十年动乱开始了,关友声像绝大多数跟他类似出身、经历的人一样在劫难逃,他被打成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抄家、游街、批斗、劳改,受到非人的折磨,大量名人字画被洗劫一空。他的妻子郑璇终于禁不住折磨,于1968年悬梁自尽。此事对关友声打击很大,两年后,也就是1970年2月14日,关友声在生活条件极度恶劣的情况下含痛离开了人世,终年65岁。一位仁厚之士,一位多才多艺的艺术家就这样离开我们远去了,他留下的除了那些仅存的艺术品外,还有太多太多的遗憾。

关友声是非常有才华的人,这集中表现在他的多才多艺上。他奕棋、唱戏、写诗作词、书法、绘画样样精通,在一位现代画家上能集中如此多样的艺术是很难得的,也是非有大才情者所做不到的。

棋艺

关友声自幼便喜欢奕棋,六岁时,见客人在对奕就从旁指划,客人便想试试他的棋艺,二人当众对奕,没想到客人竟败北,从此后没有不知道关友声善奕的,并称他为神童。长大后,关友声只有遇到国手或知友时才与人对阵,平时轻易不与人下棋,见别人下棋也不掺和,如果有人强求与之对试,关友声则每每必胜,所以老舍先生说:和他摆盘棋就晓得他的厉害了。可见关友声棋艺之高确实了得。

戏曲

关友声不但喜欢奕棋,更喜爱戏剧,有顾曲周郎之誉。他幼年时就常从洛口到济南听戏,七岁后又常慕名角而专程到北京听戏。起初,关友声只是评戏谈艺,进而又学戏登台。因此,关友声评戏莫不切要害,登台演出多有独到之处。他长于表演须生、武生,也能演铜锤花脸。20世纪30年代,他曾与李苦禅一起在天津中国大戏院票串《青风寨》,他唱、做、念、打都臻于纯青,知者无不交口称赞。九一八事变后,关友声跟从王泊先生学习昆曲,并与王泊先生共同编演《岳飞》。

诗词

关友声善写诗,更擅填词,著有《嘤园集》、《友声先生诗抄》。他的诗词多是寄兴而发,无宿构日思之累,平稳冲淡,韵律谨严。著名学者钱基博为关友声的《嘤园词》写序,称赞他的词不为剪红刻翠之语,萧疏淡远,如其画境也。此赞誉不为过,关友声的词确实恬然世外,萧疏飘逸。如《光歌子》:日落寒山度晚风,蝉吟柳曳水淙淙。青箬笠,钩鱼翁,飘飘轻舸任西东。《南乡子》:小院雨新晴,初听黄鹂第一声,满地绿荫人不到,盈盈一点,飞花尚有情。却傍水边行,叶底跳鱼浪自惊。日暮小舟何处去?斜横冲破,浪痕久未平。再如:新月挂林梢,暗水鸣枯沼;时见疏星,画簷几点流萤小。以及深闭柴门,听尽空簷雨,秋还暮,小窗低户,惟有寒蛩语。等等。无不清新淡远,烩炙人口。其艺术价值远非一些人的打油诗所可比拟的。

章草

关友声的书法,章草初从其启蒙老师杨谦斋学欧阳询入手,到十岁时,见其兄学苏东坡书,甚是喜好,遂改学苏体;后与丁佛言、姚鹏图、周焘三交后,他们都主张学书应从汉隶入手,以便于开拓间架,放手用笔。于是关友声又广泛学习汉碑,为其以后学习章草而辟蹊径。关友声学习章草是从获得宋克墨迹开始的,他的章草,笔力雄强而隽永,含而不露锋芒,正所谓蕴润内涵,端庄而潇疏。1986年启功赞关友声墨迹说;章草笔势强雄遒上,想见其人品严正。刘曦林在《嘤其鸣矣求其友声》中说:关友声的章草在现代书法史上是数一数二的,这一方面来自多年的苦功,另一方面当他书写自家诗词的时候,便化作了自家写心的关家样章草,体现的不仅是功力,不仅是质朴深厚的个性,更重要的还是那书法所载的诗思和文情。今济南趵突泉内漱玉泉就关友声所题写的。直到今天,还有许多学书的人受关友声章草的影响,其三子关天骏的章草很是得关友声神韵。关友声研究过诸多碑帖墨迹,对学书有独到的见解,他说:二王书法为百世楷模,唐宋大家,莫不出其门户。又说习楷书、行草而不知隶笔法,则虚而无物。还有诗曰:超明抑满习锺王,草体深探急救章,上追隶分龟甲篆,自然妙处个中藏。

山水画

初学画者必从师古人起,此继传统之捷径;再外师造化,得自然之趣;中悟心源,参以同道,期乃可由传统笔墨化为时代作品也。画外须下苦工夫。此苦工有三。一是研究书法,二是读书,三是行万里路这是关友声谆谆教导学生的学画语录,也是关友声自己的从艺之路,他深知中国山水画是一个各种素养的综合体。书画一体,不善书者是画不好笔墨的;画是无言诗,不读万卷书就难有书卷气,难以把握山水画隽永深邃的意境;不行万里路,不饱览名山大川,就不能开阔胸襟,不能创新。关友声学习山水画是从临摹古人入手的,他走的是传统写生创新的传统路子。起初,关友声跟随其长兄关松坪学习元四家的绘画,后又师沈周,王翚等人;又追溯马远、夏圭、李唐、戴进、蓝瑛诸名家笔法。他饱览家中藏画,日夕观摹研究,不拘泥于南、北宗门户之见,广采博收,以充实自己。关友声学古不是泥于古、死学古人者,他广泛研究传统是为了吸取传统营养为日后创作打好基础,不是为了亦步亦趋跟随古人做古人的奴才。这种师古的路子无疑是正确的师古之路。也就是说关友声是一位善于继承、长于发展的艺术家。

1930年,关友声在北京结识张大千后,受张大千影响很大。关友声的《大千行》诗中有这样的句子昔日嘤园同徜徉,时聆画论中心藏,画家如鲫派如樯,吾谁与从张八郎。这样,关友声由学习元四家改学石涛。他深入研究了石涛的绘画并写下继武康惟清湘,清湘画有笔先意,胸罗万卷发奇光,下笔气可吞云梦,风云叱咤龙风翔,偶然寄意讬豪素,纵横挥洒函八荒;写意者一二笔,工细者分毫芒,能将绕指柔,化作百炼钢,大可寻丈气充沛,断缣片楮咸精良,大川历遍无斗亩,名山万叠收画囊,风生万壑云满谷,雷起千涧雨满岗,万千变化不可测,我不能学心所望。关友声不但非常喜爱石涛的绘画风格,对其研究也是全面准确的。关友声的画风由研究石涛而发生了改变,为其以后水墨淋漓大气磅礴的艺术风格奠定了基础。

中国画向来注重师造化的重要作用,关友声也不例外,除临习传统外,他非常注重外出访友、行万里、师造化,他曾先后到湖南、湖北、南京、苏州等地游学,多次到黄山写生。解放后,关友声更积极响应党的号召,上山下乡,多次登泰山、崂山、黄山、苏州等地写生,去肥城桃园,历城柳埠等地体验生活。长期大量地写生,使关友声逐渐形成了自己绘画风格。1934年时,关友声将其游黄山写生册拿给张大千品评,张大千看后颇为佩服,为之题跋云:古人写黄山者,渐江得其性,石涛得其奇,瞿山得其变;友声先生新从黄山游归,以近作黄山册见示,清新澹逸,于三家外别树一帜,所谓得其韵也。张大千将关友声同黄山画派三大家相提并论,可见,此写生册艺术水平确实很高。后黄宾虹为其题写了关友声黄山写真集;虎痴张善子为此册题诗句:黄山之云如釜蒸,黄山松如龙腾。攀萝扪葛不到处,有人长啸似孙登。以此诗来表达他读画后的感受。

1935年,《关友声画集》出版,此画册是关友声早年作品的选集,虽是传统多于创作,但笔墨淋漓,浑厚雄强之中饶有隽秀飘逸,此种风格一直保留在关友声的后期作品。老舍为此画集作了序,序中写道:就他的作品说,他的画正如他的人,笔墨浑厚而灵动,很足以代表他自己。深厚使人神凝,灵动使人气爽。与他交往,和看他的作品,都觉到这两样。他非常用工,可是画中没有吃力不自然的地方;他很厚道,可是有艺术的天才。这是人格的美与艺术的美之调和,也就是艺术的陶冶与人格的修养之所以相成;所以我说他可爱。

至20世纪50、60年代,经过长期不断的研究传统和师造化,再加上多年修练的全面的艺术素养,关友声的山水画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期。刘曦林这样来评说他的画:他的山形体量厚实博大,就像他的人那样敦敦实实的有仁者相,有雕塑感。然而又有云水游动其间,章法也时有巧构,像他的词作那样洋溢出智慧,他最喜欢以奇松入画,那姿态就像他扮演黑头角色时,稳中有变的亮相。刘曦林的这段话基本上概括出了关友声此时期的山水画的特点。就笔者所见的五、六十年代关友声的山水画作品大志分两种:一种为水墨设色类,以水墨为主,辅以淡赭石、花青、石青、石绿设色。此种又分为两类,一类结体较为严正紧密,如《富春江上》、《佛山新貌》、《泰山胜景》等。另一类则文润秀雅,松动自然,如《琴台远眺》、《玉皇山上远眺》、《黄山天海西望》等。另一种是水墨类,作品大都用笔用墨大刀阔斧、水墨淋漓,笔力苍劲,墨色变化丰富而灵透,极具水墨写意山水画的神韵。而且愈到后期,此类山水愈走向简约、概括、抽象、笔墨更加灵动,可谓笔简意赅。此类作品有《之殊台下看云海》、《雨后飞泉》等等。如果关先生不是早逝的话,在这方面一定有新的突破。总之,无论水墨类还是设色类,关友声的山水画结体都简洁概括而又浑厚博大,既有北宗山水的雄强,又不失南宗山水的秀润,这正是关友声山水画的独特之处。关天相于1934-1937年在北京求学期间,经常与张大千会面,问及关松坪、关友声绘画时,张大千说:友声先生山水画,笔姿雄强隽永,墨色尤为浑厚,可贵处在中年时代就能简而不繁,所谓笔简而意愈深者,真是笔简赅,无一笔闲笔,无一笔败墨,若到晚年,高出我多矣。正中张大千所言,关友声的后期的许多作品确实做到了言简意赅,尤其是这类作品中的点景人物,画得极为简约概括却传神之至,令人叹服。

另外,关友声虽主要画山水,偶尔也画花鸟、人物,都传神有致,有扬州八怪的痕迹。有诗句证明,关友声对扬州八怪有专门深入的研究,受他们影响也是很自然的事。只可惜,关友声去世太早,张伯驹、胡潔青、谢稚柳、唐云、启功等论及关友声时,都惋惜他的早逝,认为他可为齐鲁绘画辟一蹊径,他的早逝是中国艺术界的一大损失。关友声后期作品未整理成册,仅刊登在报刊,杂志或山东画家作品集中。关友声逝世后,香港文汇报曾出专页副刊,登载其书画遗作。《中国现代美术全集中国画5》也收录了关友声的作品,将其列为近代中国画坛有影响的画家。李苦禅还在关友声的画幅中题道:友声弟虽去世,而遗作灿烂人间,当以永宝之。

参考目录:

《著名书画家关友声先生》关天相欧阳秉森《济南文史资料选辑》第一辑

《难忘的友谊》方荣翔《大众日报》1986年5月24日

《老舍与画家关友声》孔亚兵《大众日报》1986年5月24日

《回忆关友声先生》徐北文《济南日报》2001年4月17日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纪念关友声先生诞辰90周年刘曦林

《盐商关友声》徐智慧、周洁、赵慧芸《齐鲁周刊》2002年5月3日

《嘤园词》

《友声先生诗词草》

文/王兴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