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邀请黎雄才到学校交流讲课,著名画家李醒韬回忆20年前与关、黎交往:

夏天的广州,闷热而又潮湿,经常冷不丁地在下午时分来一场暴雨。走进李醒韬位于广州画院七楼的画室,物品繁多却又不失整洁和干净,电风扇吹来习习凉风,顿觉清爽。李醒韬在这个画室耕耘了四十多年,从事美术教育工作20多年,艺术成就和教学成果硕果丰盈。然而,李醒韬虽跨进古稀之年仍笔耕不辍,在花鸟画领域攀登着更高的山峰。

忆求学

考试迟到,感恩监考老师说情

鼓励继承岭南画派传统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记者:您读完广州美院附中又考入广州美院学习,在美院的系统内学习了9年,算是正宗的学院派出身。

李醒韬:我在美院附中学了4年,又考进美院读了5年,算下来,我在美院体制内读了9年,但求学过程中的一个小插曲让我一辈子难以忘怀。当年我考美院附中的时候,一共要考三科,分别是素描、色彩和创作,在最后一天考创作的时候,因为忘记带粮票,中午只好匆忙赶回西村的家里,扒了几口饭,又赶回位于海珠区的美院附中考场,但还是迟到了。我当时在门口急得满头大汗,这一幕被监考的陈秀娥老师看见了,她就去翻看我的素描和色彩的考试成绩,可能是看着我的成绩比较好,同意进考场。我经常说,要不是陈秀娥老师,我的艺术道路将会完全不同。所以我至今对陈秀娥老师的帮助感念至深。

记者:您在美院的专业是美术工艺系,后来却进入了广州市革委会宣传部美术组创作宣传画,您是如何进入这个领域的?

李醒韬:这里面有历史原因。我们当年报考广州美院的时候,美院连续两年都只有一个工艺美术系招生,美院毕业分配工作, 全班同学考虑到我在文革时期没有犯错误,成绩也比较好,班上唯一一个留广州的名额就给了我,按理当时我应该去纺织局报到,在报到的第二天,军代表找我谈话,经我表态同意把我调到广州市政府革委会宣传部工作,负责整个广州市的市容宣传工作。

说创作

宣传画创作致力凸显人性温暖

记者:您主持广东宣传画创作期间,在全国范围看,广东的特色都很鲜明。

李醒韬:确实。当时全国都处于宣传画创作的高度热情中,广州因为有一年两届的交易会,政府尤其重视宣传画的创作,周总理指示说外交无小事。因此,广州每年宣传画的创作任务也十分巨大,我们不仅负责整个广州的霓虹灯管,还有在马路边竖起来的语录墙,还有宣传画。当时美术小组负责的广州主要街头有64张大型的宣传画位置,比如广州宾馆旁有一张是18米16米。堪称广州最巨大的宣传画是在烈士陵园正对面,面积为30米10米。只能用几百块1米多高的锌板,一块块编好号,再拿到球场上合成,除参加绘制大型宣传画工作,主要任务还是宣传画稿的创作。

记者:当年一批老画家都被送到五七干校改造,而广东画界创作宣传画的画家反而获得了一定的社会影响,您如何看?

李醒韬:老艺术家的集体缺席是时局和命运的安排。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各地的宣传画大都是硬性的政治宣传画。只有在广州的交易会上才容许出现一些软性的政治宣传画。比如我们创作的《欢迎你来自五大洲的朋友》、《我爱祖国的蓝天》、《祖国处处有亲人》等作品,这些作品在全国都很有影响力,《我爱祖国的蓝天》被制成印刷品年画,上世纪80年代在全国都很流行。

记者:宣传画关系到政府形象,题材如何定?

李醒韬:大部分题材都是上报到政府,由市委来决定。但我在文革期间反对武斗,在宣传画的创作中也注意体现人性的温暖,比如《我爱祖国的蓝天》,本来设想画面是男飞行员和儿童,但我们后来想,母亲与儿童的关系更亲密,如果换成女飞行员,既有亲切感,又有特色,后来的画面是一个女飞行员和两个儿童的形象,社会反响非常好。